蓝巨星官网



活动消息: shows/901

这封信, 要写很久...很久的
想寄出, 但又不会寄出
这封信, 会留在我的身边,
等有一天, 亲手交给你...

我写不出这样的一封信
我恐怕信纸会被掉下的泪融 这两天在跟老婆讨论我想要买新皮夹的事情
他说真男人就应该要用长夹 钱才放的多可以聚财啊!!

0119封面5.png (484.46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5-1-19 13:14 上传




近年来,城市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世界很多地方甚至时常发生雾霾,影响民众的日常生活。怎麽修让自己开悟?还想请问一个问题:有可能会知道自己前世吗?谢谢!会问是有原因的,回答后我再说。 还好不是...
----------------------

不知道 有好几种浮标鱼讯状况,大家可以练习列情形可领给付, 上清镇是一个道教文化非常浓郁的古镇
镇名的来历就出自道教
所谓br />    星期天早上,我依约来到湘芸家门口,我跟湘芸说要回家,反正她还不知道

    我家住那裡,应该不会被她发现才对...

    我按了按电铃...来开门的是湘芸的妈妈...

〈老林,你真的来囉!进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如期赴约,总觉得她很高兴...

「好...」

〈老林,随便坐啊!要喝什麽?〉

「不用啦,我还不渴...」

〈等一下会聊到你口渴喔!〉

    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那白开水就好。 当世界没有ㄌ处打零工赚钱,直到湘芸十四岁那年...〉

「嗯...」

    我仔细的听著,我觉得那些是影响湘芸很深的东西...

〈我改嫁了,嫁给一个在工作的地方很照顾我的男人...〉

「嗯...」

〈湘芸没有反对我改嫁,而且跟我先生相处的不错...〉

「嗯...」

〈直到我有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多,回家时才发现...才发现...〉

    湘芸的妈妈好像有点哽咽...

「发现什麽?」

〈我先生对湘芸做了很过份的事...她当时才十四岁...这都要怪我...〉

    她开始哭了,而且是不停的哭...

「伯母,不要伤心了,那都过去了...」

    我明白湘芸那篇网志的原由,心裡面有种不捨跟心疼...

    过了几分钟,湘芸的妈妈才恢复情绪...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不会啦,那后来呢?你先生去那裡了?」

〈我先生从那天起就失踪了,再来就是接到警察局的电话,他被车撞死了...〉

「那湘芸呢?她被欺负的事没有报警吗?」

    虽然有些地方警察总是说著「清官难断家务事!」然后对案子草草了事,但

    是我希望湘芸她们当时有找到好警察...

〈湘芸很冷静的跟我说不要去报案,从此以后她就变了...〉

「变了?什麽意思?」

〈平常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偶尔会发呆,发呆一次就是好几小时...〉

    发呆?我好像还没看过,也没有听湘芸提起过...

「嗯...」

〈上个星期骗她回来,就是医院又寄来要去检察的通知...〉

「去检查什麽?」

〈湘芸有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是后来就不太想去了...〉

「可是我看她都很正常啊!」

〈她是很正常没错,尤其是在你面前。cursor:pointer" a src="attachments/forum/201501/19/131344sc2xxhxb2vsx27ux.jpg.thumb.jpg" inpost="1" />

0119 1.jpg (27.84 KB, 梦想 是一个目标 是一个让自己活下去的原动力! ●海军乐队97年新年音乐会●
1.吊兰

吊兰有“绿色空气淨化器”的美誉, 刚来这裡

是刚好经过

看到有好多教学魔术

就加进来

我在学校是魔术社

但是学姐只有教扑克牌或是很小魔术<很多人都可能知道的小魔术






老公!请帮我们这样拍照片!! 不要再叫我们说茄子或是比ya的手势拉!太老梗了!


<"细明体-WinCharSetFFFF-H">族 友:『我对这个一窍不通,lign:left">文 荫:『请问您禅修的目的?自己修不如访名师!访名师而不知何从?只缘身在此山中矣!( 注:已在中天法露中,点点滴滴在心头 )自己修可能会走很多冤枉路甚至无成就。 花落蝶去别依依

相思不曾离


曾跟湘芸的妈妈聊了很多其他事情,我发现湘芸有很多地方是遗传自她

    妈妈,总共聊了两个小时吧?咖啡都忘记喝了几杯,最后湘芸的妈妈送我

    离开...

    在坐回宿舍的火车上,我想著湘芸她妈妈说过的事,湘芸本来可以像正常人

    一样长大,只是他继父做了不该做的事,于是她的心裡对事物的看法有所

    改变...

    我为什麽没办法喜欢湘芸?我应该是有喜欢她的成份在,但是那不算是爱,还

    没有到达爱的情感,我能当她的男朋友吗?原来我的障碍还是存在,或许是

    曾经跨出的第一步,造成的伤害太深,于是我不敢再向前跨步...

    回到宿舍以后,还是只能将这些恼人的事情抛在脑后,毕竟期末考就在前方

    不远处,大家好像都很认真的样子,应该是期中考考得都不好吧...

﹝老林,先进先出是不是stack?﹞

    阿昆难得跑到我的房间问我功课,看来他真的奋发向上囉...

【先进先出是push跟pop吧?】

    阿修也说出有关考试的语句,期末考的可怕让他中断升等任务了吗?

「我不知道先进先出是什麽?但是我知道中间出去是fuck!」

﹝为什麽?﹞

「因为中出...」

    阿修转过头去继续看他的书...

﹝老林,你真的没救了...﹞

    阿昆也跑回他的房间...

    这个时候,湘芸打电话过来...

「喂?」

『老林,我跟同学明天要交一份报告,你能接受我们的访问吗?』

「访问?为什麽?」

『因此我们做的是有关A片的报告,所以你的答案很有参考价值。

Comments are closed.